The Future is here 未来就在这里
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10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302

The Future is here 未来就在这里

 

未来就在这里。“毫不夸张地说,开幕式之夜要比我们安塔利亚或阿达纳短片节开幕式更大更专业。”发表于土耳其快报杂志Ekspress magazine上的短片节后记,向我们展现土耳其电影导演、编剧、作家乌米特·乌尼尔(Ümit Ünal)亲身参与第9届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的经历与感受,以及他眼中的短片节和深圳。

在科幻电影《环形使者》(Looper)中,枪手/时间旅者Joe与其老板Abe之间有这样一段对话:

Abe: 你应该去中国。

Joe: 我要去法国。

Abe: 我来自未来,你应该去中国。

所以我去了中国。我差不多六年没有出过国了,我必须去一个不懂当地语言,且食物、面孔、气候和动物群与我所知完全不同的地方。

我去了深圳。

伊兹密尔国际短片节组委会是一家活跃的机构。导演Yusuf Sayg与一群电影制作人在第9届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期间组织了一个“聚焦土耳其”活动板块。他们在短片节期间设立了一个土耳其展台,并进行了关于土耳其电影、影片制作机会及土耳其电影教育的会谈及讲座。短片节组委会还希望邀请一名土耳其导演担任竞赛评委会的评委,而我有幸参与其中。在一个多雨却温暖的十一月晚上,我们相聚在深圳。

 

崭新、高端、庞大、鲜明

深圳曾是香港以北的一个小渔村,这座城市在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兴建,相比其它历史悠久的城市而言,还很年轻。深圳曾经被认为是香港的替代城市,如今其摇身一变成为巨大的“科技中心”,是中国信息、通信及金融领域最重要的中心之一。深圳的官方人口为1200万,但非官方数字可能会超过这个数。它是一个崭新的巨人。在深圳,人们看不到太多古老的、历史之物。也许感到这方面的匮乏,深圳在城市中心建立了一座反映中国光辉发展历史的公园,能够看到美丽古老中国的缩影,包括长城。除此之外,一切都是崭新、崇高、巨大和鲜明的。一幢幢设有Led照明的摩天大厦在树木丛生的公园旁拔地而起。

此次我们参加的短片节活动盛况空前。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十位短片电影导演及其他嘉宾出席了活动。开幕式和闭幕式均以华丽壮观的电视节目呈现,着实令人印象深刻——虽然有点欧洲电视节目的感觉。毫不夸张地说,开幕式之夜要比我们安塔利亚或阿达纳短片节开幕式更大更专业。我必须承认,我没想到一个短片节居然如此盛大。而当我把这一想法告诉我们的导游兼翻译Penny时,她说:“在中国一切都是庞大的”。与其他某些国家一样,这里的人们选择容易发音的英文名字。Penny在我们初次见面时无法对Ümit发音,她问道:“您有英文名字吗?”

 

熟稔

当你去到一个花草树木都很熟悉的国家,你完全不会意识到自己身处陌生地方。但是当动物群发生变化时,你才会真正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一个遥远之地。对我来说,地处亚热带气候的深圳非常遥远、陌生,而另一方面却又非常熟悉和亲近。公交车司机积极热情地在公交站招揽乘客,让我倍感熟悉;那些帮助司机在狭隘的街道上调转车头的热心路人,让我倍感熟悉。人们普遍的热情好客让我倍感熟悉。虽然我不太适应这里的饮食,但那些豪华酒店里的婚礼照片却让我倍感熟悉。当你在大街上询问某事时,人们脸上羞涩和半迷茫的表情,让我倍感熟悉。干净整洁的街道上,看不到任何无家可归之人、乞丐或酒鬼,但却看到周边有很多警察和保安人员,让我感到很熟悉。无论走到哪里,劳动人民的脸孔都是一样的;仪式上所发表的各种长篇致辞也大同小异。

我在深圳大学讲了一堂大师课。由于开讲时间是周六上午10点,我本来以为只有十来个昏昏欲睡的人来听课,但令我意外的是,大礼堂里坐满了学生。他们似乎很有兴趣前来倾听一位他们不了解的导演讲课,并且还提出了一些不错的问题,这让我感到很开心。我与一位年轻女士聊了聊,她说她读过Orhan Pamuk的书,喜欢《纯真博物馆》(The Museum of Innocence)。但她没看懂Pamuk的《我的名字叫红》(My Name is Red),于是我尝试解释了此书的一些基本问题。惭愧的是,我还没读过一部中文小说。

 

跨界

竞赛影片在大学礼堂展映。来自世界各地的影片题材广泛,风格迥异。参赛者有一半为女性。美国导演Kathryn Everett的纪录片《女孩阶层》(Girls Section)是关于一所特殊的女子学校,对象是处于学龄但无法在巴基斯坦上学的女孩。该影片感染了我们所有人并获得了两项大奖。来自斯洛文尼亚的精彩动画片,Dusan Kastelic的《盒子》(The Box)获得了最佳动画片奖。这是一个关于人类被囚禁在盒子里的短片故事,这部电影是放映期间最受大学生欢迎的影片。

还有一部由中国导演胡绮虹执导的很好的中文电影《陈欢曼曼》(Out of the Woods),我和美国评委会成员Chris Edwards对这部构思大胆的电影叙述印象非常深刻,这部电影以一种非常微妙、象征性的语言,描绘出两个年轻女子的情感。我们建议为这部影片颁发最佳剧情短片奖,但是评委会所有中国的成员却推荐了俄罗斯影片《一只小苹果》(Because of a Little Apple)。这部影片也讲了一个很好的故事,讲述了两个年轻人在超市偷了一个苹果而与保安周旋的故事。

在闭幕式其中一个环节,由三名女孩组成的嘻哈组合演唱曲目《一带一路》,我认为这是一首轻松欢快的青春歌曲,但涉及到国际政治时我多少有些无知,我不太了解歌词的含义,后来我查看维基百科时才理解,这首歌是颂扬中国对世界发展的支持和贡献。

谈到维基百科(在土耳其被禁用),在中国有很多网站无法访问。没有VPN的话,Facebook、Twitter、Youtube,WhatsApp都无法使用。虽然这些网站被禁止使用,但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已经超过了8亿。似乎他们也并不需要我们常用的这些网站。大多数商店里,都是用扫描手机二维码进行付款。或许Abe在《环形使者》中提到的未来已经存在。我不知道在那个未来我们身处何方,也不知道是否我们还会对他们感到熟悉?

作者:乌米特·乌米尔


第九届短片节评委,土耳其电影导演,编剧和作家,电影作品包括《九》(Dokuz)、《讲述伊斯坦布尔》(Anlat Istanbul)、《石榴》(Nar)、《杀人食物》(Sofra Sırları)、《声音》(Ses)、《最幸福的地方》(En Mutlu Oldugum Yer)。其中《九》是他的第一部导演作品,曾获得多个国际电影节奖项,且代表土耳其入围2003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。

(本文已在土耳其快报杂志Ekspress magazine2018年12月刊上发表,原文为土耳其文)